第531章 钱公公的隐疾(加更)

在线书吧欢迎您!
    “好,我这就让医官送一份汤药过来。”

    这位罗大人办事果然靠谱,并且汤药早就由医官着手熬制了,因此大约是一刻钟后,钱公公就拿到了治疗寒毒的汤药。

    这时,他已经跑厕两回了。热乎乎的汤剂下肚,虽然味道又酸又苦,钱公公还是长吁了一口气。

    啊,得救了。

    ¥¥¥¥¥

    贺小鸢和燕三郎在黑石屋安心等候。

    医官已经熬好汤药,给廖青灌了下去。

    外头还奔进一个小太监对医官交代几句,于是医官给廖太妃也喂了药,然后再打一碗汤剂交给小太监带了回去。

    燕三郎耳力好,对话一字不漏听在耳中,于是知道这碗药是带给钱公公的。

    他看了贺小鸢一眼,后者笑而不语。

    耳边传来千岁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嗤“神气什么?”

    一转眼,又过了大半个时辰。

    廖青服了汤药、停了冷水擦身,渐有好转。他的命灶太弱,就像风里的蜡烛摇摇欲灭,医官不敢给他用重药,只得每过两刻钟就喂服一点点药水,又要想法子和缓药效。

    再一次号脉以后,老医官终于点了点头“暂时没事儿了。”

    众人都是长长吁出一口气。廖青要是死了,大伙儿都吃不完兜着走啊。

    燕三郎就听见千岁没好气地嘀咕一声“死太监人呢?不是说他会来找我们?”廖青好转,他们就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燕三郎去看贺小鸢,见她脸色也不太好。

    失手了?

    “无妨……”这时候埋怨责备都没有用,他们该想好下一步怎么办。

    但是接下来的“我们另想办法”几个字,燕三郎还未说出口,千岁忽然咦了一声

    “来了。”

    燕三郎立刻也转了口风“……他已经来了。”

    又过十几息,贺小鸢讶然看他一眼,显然也听见了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这少年的耳力,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很快,有人自外头推门而入。燕三郎一看,果然是钱公公。

    不过钱公公此刻脸色发青、嘴唇发白,走起路来都有两分说不出的别扭。

    医官都认得卫王身边这位近侍,纷纷招呼,先前怼过贺小鸢的一名医官仔细看了他两眼“钱公公,您这是?”

    “陈太医,咱家不爽利。”钱公公环顾四周,把他拉到一边,“先前喝了寒气逼人的井水,腹泻得厉害,两刻钟就跑肚五次,唉哟。”

    陈太医点头“那井水的确寒凉,我给你拿点汤剂。”药是现成的,他转头就要走开。

    钱公公一把拽住他“开给廖青的药,我也吃了。”

    “哦,方才那份汤剂是给你的啊。”陈太医一怔,“腹泻可是止住了?”

    “止住了。”钱公公欲言又止,“可是、可是我的老毛病犯了,还有点儿、有点儿严重,都出血了!”

    陈太医显然很清楚他的“老毛病”是什么,想了想,从药箱子里拿出一个小药匣递给他“回去抹上,别乱动。”

    钱公公打开来,看见里面是青绿色的膏药“这个管用?眼看要天亮了,我还得继续侍候王上。”可没时间休息了,他眼睛底下挂两个大黑眼圈。

    “先替你缓一缓。”陈太医如实相告,“这两天吃食清淡一些,牛羊鹅肉和水产是万万不能碰的。”

    该死,今晚他还啃了鹅腿!钱公公谢过他,领了药物就往外走,显然急着回去上药。

    黑石屋这里已经用不着几位随队大夫了。侍卫就对四人道“你们回去吧。”

    他包接但不包送,四人要自行回去。

    另外两位随队大夫也知道这对姐弟刚得了钱财,不愿与他人同路,因此也不理会他们,自顾自走了。

    贺小鸢和燕三郎出了屋门就追着钱公公去了

    “公公留步!”

    钱公公身后还跟着个小太监,闻声拦住他们“作什么,不得冒犯!”

    贺小鸢堆起笑容对钱公公道“公公,那药可没甚用处。”

    钱公公斜看她一眼“你知道这是什么药?”

    “知道。”贺小鸢继续保持笑容,“那里面好几味药香独特,小女子一闻就知道了,这药是治疗痔……”

    她的声音又清又亮,钱公公脸色立变,用力“嘘”了一声打断下文,朝小太监挥了挥手。后者会意,赶紧退出几丈开外。

    贺小鸢不待他开口就道“把一把脉,就知前后了。”

    钱公公一想,也是这个理儿,哪有看病不让大夫把脉的,于是捋起袖子伸出手。

    贺小鸢搭指按在他脉门上,眼珠子转了两下,嗯了一声,缓缓点头。

    看她一副有谱的样子,钱公公急问“怎么回事?”

    这女子虽不是太医,但能被罗大人请来黑石屋,多少会有两把刷子吧?

    “您现在,疼得紧吧?”贺小鸢两眼都是同情。

    “是啊,走起路来有如刀刮。”方才是肚痛如刀绞,现在么,是那地方有如刀割,都不好受哇。

    贺小鸢轻咳一声“方才我在边上,不小心听见了您和陈太医的对话。您喝了寒凉的井水,又吃了一剂开给病人的汤药,可对?”

    “对。”钱公公有点不耐烦,“这到底有什么问题?”

    “病人身上寒气过重,底子又很薄弱,所以配给他所服用的汤药利火又筑基,光是老参就用了两味,还都是五十年份往上的,驱寒的同时还给他补身子。”贺小鸢笑得恭敬,“给他用当然没问题,可是给您用嘛——咳,您原本就有痔……”

    那两字刺耳,钱公公脸色不好,贺小鸢很识相地换了个更隐晦一点的名词“……您原本就有坐痈,看您眼里血丝浓重,这两天想必又是舟车劳顿、疲惫得紧,导致虚火上升,再吃进利火大补的汤药,这毛病不就是火上浇油吗?”

    她指了指陈太医给的药膏“这药不能说不好,但效力还是轻了。您就算多抹上几回,也是隔靴搔痒,起不了多大作用。”

    这说得头头是道的,钱公公多看她两眼“那怎么办?”

    ()

    daongjiaoyangzhan

    。

写私信

评论一下大魔王娇养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