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金都客栈出命案

在线书吧欢迎您!
    叶萱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袖珍刀,在红袍男子身上滑动着。

    吓得红袍男子一愣一愣的,叶萱这宛如地狱传来的声音,让这个本就带病的男子,更是雪上加霜了一番,只见他那好看又邪魅的脸蛋上,大颗大颗的汗水滚落了下来。

    叶萱虽然心里有一千万个的,想把这红袍男子一刀毙命,可身为医者仁心的她,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想法。

    在她从腰间掏出一个小布带,摊开在桌子上,露出了一根根闪亮耀眼的银针。

    红袍男子的伤是心里的,主要还是心里压抑的事太重了,加上他又被人强行废除武功,毁掉他重修内力的根基,导致他的伤才会这般严重。

    身上的伤倒是好治,就是这心里压抑的事,就得靠他自己去解脱了,不然,就算治好了也是废物一个。

    叶萱一边给红袍男子扎银针,一边暗自打量着红袍男子,明明已经痛得不行了,可他却还能装得跟个没事人似的,看来,这人的身上有着一个天大的故事呢!

    “好了,可以了,这个给你,它可以帮助你暂时缓解痛苦,每日只可以服用一粒。”

    叶萱慢条斯理地收起一根根银针,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像施舍乞丐般的,直接扔在红袍男子的袍子上,并嘱咐红袍男子道。

    经过叶萱的治疗,他明显感觉自己呼吸顺畅多了,身体的疼痛感也减少了不少。

    他抬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收拾银针的叶萱,心里竟然对他有了一丝的敬佩,面对自己的仇人,他竟也能出手援助,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多谢叶大夫的慷慨相助,我顾少于何德何能。”

    顾少于自知不是叶萱的对手,服软地低声虔诚感谢道。

    叶萱把银针放好,不着痕迹地在顾少于身上,弹了一点无色无味的粉末,通过呼吸就可以进入人的体内。

    这种粉末对人体倒是没有任何伤害的,就是可以让这个人不敢反抗与你。

    它可以是毒,亦可以是药,主要看你怎么去选。

    “你要记住,我可以救你,也可以杀了你,你以后最好乖点,不要让我抓住你的把柄,不然…你懂的!”

    叶萱嘴角勾起,朝顾少于冰冰冷的一笑,那一笑像极了地狱使者,她威风凛凛、霸气侧漏的站起身子,回到自己的那张桌子去。

    她知道昨晚和顾少于一道的糟老头,应该也是个精通医术之人,可她对自己研制出来的药,还是充满自信的,哪怕那老头医术再高明,他也断断不会察觉到她给顾少于下的药。

    那是她用七种不同的奇花异草研制而成的,就是专门为向顾少于这样的变态狂研发的。

    叶萱不是没想过把顾少于送去官府,可生为医者仁心的她,还是保留了那颗慈悲为怀的心。

    毕竟,顾少于这副样子活着,或许他比死还要难受百倍千倍,何不放他一马,让他活在他的痛苦折磨里?

    顾少于低头看着手里的小药瓶,又斜视瞅了一眼喝着小酒的叶萱。

    想着他在黑屋子里,折磨叶萱的一系列画面,他都不得不佩服叶萱的心胸,面对自己的仇人,他都能这般医者仁心。

    这一刻,顾少于心里的压抑感,瞬间就像得到了解脱,以前那种动不动就想杀人泄愤的心里,竟慢慢地得到了平静,只想好好活下去,找到那个人去弥补对另一个人的亏欠。

    顾少于其实本质并不坏,只是他的心里装着太多的人和人,加之他童年时所经历的非人生活,导致他心里变态,成为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狂魔。

    “客官您的就和牛肉,请慢用!”

    跑堂的小二把就和牛肉,摆在顾少于的桌上就轻身离去。

    顾少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如同重获新生般地享受着生活。

    两人各自吃着自己的小菜,品着自己的小酒,好似已经把方才,那不愉快的小插曲忘了一般,恢复得就像两个陌生人般安静,互不干扰。

    可这样安静的状态,被楼上一声尖叫声打破了。

    只听见楼上传来‘阿’的一声,随着大声喊道“死人了,杀人了,阿!”

    一边尖叫,一边喊着跑下楼的,是金都客栈里的跑堂小二。

    他是去给楼上客人吃的,结果再路过三楼天子号房间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像是什么东西重重摔倒在地的响声。

    他问了几声没人回答,他出于好意地轻轻推开门,这一推开,差点把他的魂魄都给吓飞了,吓得他连滚带爬地边跑边喊着下了楼梯。

    还在房间的住客们,听到店小二这声凄惨叫声,都纷纷走出了房间门,想要问个究竟。

    叶萱放下手中酒杯,箭步如飞地走到楼梯上,扶住惊魂未定的店小二。

    “怎么回事?”

    “三,三楼的,的天子号里,有,有死人!”

    店小二吓得脸青唇白,哆嗦着身子颤抖着声音说道。

    叶萱抬眼望了一眼,三楼那被店小二推开门的天子号房间,“快去把县太爷请来,我先上去看看。”说罢,便快速地朝三楼奔跑而去。

    “这人昨晚不是还在楼下喝酒吗?怎么今儿就死了?”

    “哎!谁说不是呢!”

    “这也太惨了,死了都不放过,还被折磨折腾。”

    “这连死人都不放过,这人也太过于歹毒了吧?”

    “就是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叶萱感到三楼时,那间出了命案的房间门口,已经挤满了前来围观的吃瓜群众,大家一言我一语的。

    “让一下,让一下!”

    叶萱挤过围观群众,进入房间,映入眼帘的一幕,让她脑海里充满了无数的画面。

    只见这间房间里的桌椅,倒得横七竖八地看着,床榻上尽是血迹斑斑,地面上也有着几处快要凌结了的鲜血,而死者则是被五花大绑的梱在窗户边的墙角。

    叶萱走到死者跟前蹲下,大致查了一下死者的死因,和查看着这房间里留下的几摊血迹。

    。

写私信

评论一下鬼王的腹黑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