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林柔娘的心灵破绽

在线书吧欢迎您!
    林柔娘双眼微眯,下意识的感觉这光芒刺目之极。

    金光照在了大地上,辉煌灿烂中,带着几许令人惊悸的压迫之意。

    片刻之间,如同有灵,化为人形。

    一个身穿长袍,剑眉星眸的年轻男子身影显露出来。

    他的面容对林柔娘而言是陌生的,但是神情气质却又仿佛似曾相识,莫名的有种熟悉之感。

    林柔娘神色凝重“你就是子虚真人。”

    李柃面含微笑,带着几分调侃之意道“林姑娘,多日未见,你似清减了几分呀。”

    旋即神色一肃,正色道“今日本座就代表正义除了你这妖女,还人间一个太平。”

    林柔娘面色忽的变得煞白“究竟什么时候……”

    她连自己怎么中招的都不知道,还以为是长久以来的熬夜使得精神不振,被抓住了机会。

    失神间,李柃伸手一挥。

    天地混蒙,如同浩劫般的雷云密布,在两人头顶凝聚起来。

    这是他经历天劫之后,依仿此物所凝聚出来的梦境变化。

    林柔娘感受着那股源自于天地大道的恐怖气息,俏脸骇得面无人色,心中绝望油然而生。

    “不……”

    转瞬之间,她的身躯就被天雷轰得四分五裂。

    精神溃散之中,一道梦灵无处可逃,被李柃识破,迅速抓在手中。

    现实中,林柔娘紧闭着的眼皮无意识的动了一下,但却没能从噩梦之中醒来,反而立刻进入新场景。

    这里是她的梦境!

    李柃艺高人胆大,主动潜了进来,以致于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只能趁着意识清醒,为自己捏造一个有利的万灵山主场。

    幽魂宗无数前辈高人花费漫长时间打造出来的养魂圣地万灵山,豢养着不计其数的凶灵和恶鬼,在护山大阵牵引之下,如同一杆天然的万魂幡高高竖立。

    此山拘束着鬼魂和阴煞,本宗之人驱使起来,不但如臂使指,还因地利拥有着极大的增幅,乃是构成宗门防护的最后一道防线。

    自古以来,不知多少大能高手,正道之辈想要挑战这一大阵,都领教了其厉害,更有甚者,自身灵魂都被剥夺,化作其中的鬼怪。

    林柔娘以清明梦的精细构建还原出这一场景,随后更是祭出一面令牌,以血灵堂少堂主的身份统摄一方,掌控其中部分权限。

    天昏地暗,万鬼呼啸,凄惨嘶吼之中,无边阴煞滚滚如潮。

    “这是幽魂宗的梦道秘法,万鬼入梦!”

    李柃神色微凝,也感觉到了几分棘手。

    因为这些鬼灵的位格和品级全部都是真实的,林柔娘调动这一大阵的权限也是真实的,她在宗门许可和自己父母看顾之下,契约了其中部分强大鬼灵,观想了它们的形貌。

    如若说自己的闻香入梦是梦道与香道相交的典范,这一万鬼入梦,就是糅合梦道与鬼道两大道途特性所汇聚而成的特殊杀招!

    这是幽魂宗所开创的独门秘法,发挥至极限,威能惊天动地。

    这疑似林柔娘暗中所藏的底牌,即便上次身处险境都没有施展出来。

    因为上一次,她还带着几分侥幸,并不觉得被抓住了就彻底完蛋。

    但这一次,情况已经万分危急。

    李柃再次变化,想要召唤天劫,但却忽的发现,林柔娘的意志正在死死抵抗,一时半会竟然无法撼动。

    李柃忽的一笑,催动精神流转,众妙化香。

    超度香!

    香氛冲天,羽化登仙的力量冲刷着梦中万鬼的身躯,重重阴煞剥离,神魂归天!

    林柔娘难以置信,失神般看着一道道鬼灵身影被宛若白烟的香云熏蒸,逐渐消失,直至李柃冲上来,伸手一挥,把自己身躯碾压成泥都毫无所察。

    她对这一神通寄以厚望,但却没有想到,转眼功夫就被碾碎。

    林柔娘再次重生,发现自己已经被拉进了第三场梦境,危机远远未曾解除!

    这一回,她二话不说就召唤出了自己梦想中的血河法相,波涛滚滚中,八大血灵飘浮,嘶声怒吼,一边移形换位,一边朝李柃扑来。

    这些血灵全部都是身穿大红嫁衣的血灵神侍,头上披着红盖头,如同新娘。

    李柃身化法相,三头六臂显现,刀枪剑戟挥砍招架,与之大战。

    不多时,就将她们一个接着一个砍翻在地。

    因为李柃拥有法力,精神意志也比她坚韧,倍化法则使得力量暴涨,六臂分神化念,混如一体。

    林柔娘把血灵散开,想要通过分身之术围攻合击,同样为他所克制!

    三头六臂者……

    最不怕的就是这般战法!

    不久之后,童子天人相脚踏血波,身上蝉翼素纱绫高高飞起,如龙而舞,那血河也跟着猛烈搅动起来。

    蝉翼素纱绫能够控制水元,相比过往的虚假幻象,如今更多了真实龙脉的加持,又是一大克制!

    这一次,血河甚至未能坚持片刻,只是被轻轻扫过,就直接溃灭。

    第三份梦灵被夺。

    再次重演梦境的时候,林柔娘已然略感恍惚,但很快振作精神,继续抵抗。

    这一次,林柔娘父母,血灵堂长老林鸿夏,元灵堂长老萧霖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梦境之中。

    这是一对中年面貌的道侣,男的俊朗雍容,女的美貌高雅,林柔娘继承了他们的血统,把两者的优点都结合到了一起。

    林鸿夏急切呼喊道“阁下快快住手,只要放过小女,一切都好商量!”

    这是两位结丹高手留在识海中的隐秘印记,寻常侵害,必定为其所阻拦。

    李柃皱了皱眉,暂且停下,他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气息。

    不过李柃真正忌惮的并非这两人,而是忽然想到,血海魔尊会不会也在。

    “应该不至于,那等大能高手,对手也是大能高手,万一散失精神,为其他化神大能所捕捉,岂不是要遭殃?”

    “他是不会冒着这种风险留驻梦灵在此的,其他手段还差不多。”

    见李柃犹豫,两名幽魂宗的结丹长老心神略松,还以为他肯答应。

    “子虚前辈,您究竟如何才肯高抬贵手?”

    林鸿夏表现得异常恭谨,他已经从林柔娘的禀报之中了解过详情,知道自己女儿在异大陆被这么一个棘手人物盯上。

    他都开始有些后悔让林柔娘去那里冒险,不过宗门不养废物,想要上位,不参加历练也说不过去。

    这都是她自己的命。

    “高抬贵手?都到了这时候,还想让我抬手?”

    “这一次,谁来都救不了她,就算血海魔尊都不行!”

    李柃冷笑不语,伸手一挥,罡锋四射。

    林鸿夏和萧霖飞腾而起,无形力量横扫虚空,把这些罡锋拦下。

    “阁下……”

    林鸿夏大急,还想再说什么。

    然而,回应他们的是李柃最新掌握的另一秘法,迷神香。

    一入红尘,五色皆迷!

    五颜六色的香魄散溢出来,转瞬之间,就把这个梦境搅混,变作充满迷幻色彩的奇异世界。

    众妙化香诀的催动之下,之前采炼的诸多精神香魄一起炸开,如同烟雾弹弥漫四方。

    父母精神立刻变得浑噩不清,被李柃击散。

    失去了这道精神印记,他们也无法再对林柔娘的精神世界施加影响,立刻就清净了。

    林柔娘看到这一幕,简直心惊胆战。

    连父母为了庇护自己所施加的手段都被扫灭,还能有什么倚仗?

    但很快,她就连心惊胆战的感觉都消失。

    因为她的精神不受控制,情绪开始陷入迷乱。

    ……

    十余年前,万灵山中,一座苍茫古朴的大殿中。

    一团缥缈如雾,似幻似真的光影浮游,如同血色火焰。

    “柔娘,如今授你血神秘藏,此为本尊所祭血神,你照此参修,当可证道!”

    八年前,元洲大陆,凡俗之地。

    数名凡人哀嚎惨叫,身上血雾弥漫,如同气团被凭空摄出,缓缓凝为血珠。

    旁边几名弟子模样的炼气修士满脸惊讶赞叹,对着一脸傲娇的少女林柔娘大加赞誉。

    “小师妹,果然不愧是血魂道体!”

    数年前,已然初长成的林柔娘盘坐房中,凝煞练功。

    突然,她身躯一震,欣喜睁眼道“我终于晋升后期了!”

    画面一转,一名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欣然对她道“柔娘,你果然没有叫我们失望,不过若想筑基,只怕还不是时候,以你资质,完全可以追求更高之物。”

    少女林柔娘好奇问道“爹爹,你有何安排?”

    “确实如此,她来此之前就已经拥有六大阴命血灵,想必是父母帮忙收罗,来到玄洲之后,自己借乡民献祭弄到两份,接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份。”

    中年男子显然早有计划,淡然一笑道“你当九阴归一,铸就专属于自己的本命血神!”

    挥手之间,四团宛若鬼火的红色血灵漂浮出来,隐隐约约,呈现出少女的人形身影。

    “这是为父精心为你挑选的阴命血灵,都是上好的资质……本来可以一步到位,直接成就圆满的,但若你不得祭炼,反而有可能为其所反制,所以,还是得由你自己去历练,寻找……”

    画面再转,炎炎烈日下,大地龟裂,池塘干枯,田地一片荒芜。

    凡民百姓聚集于江边大堤之上,敲锣打鼓,抬着花轿,如同举办喜事。

    涂脸穿裙,头戴高帽的巫师作法祷告,锣鼓喧天中,身穿大红嫁衣,如同新娘的女子被投入水中活活淹死。

    无人察觉处,一缕精神运行于水域,把这名少女魂灵接引至某处。

    “太好了,大小姐,这次所得的是真正的阴女,可以炼化为阴命血灵!”

    乌姥姥拐杖一抖,惊喜提醒道。

    一袭红裙的林柔娘亦面露喜色,隔空摄物,将其从神国法域之中取了出来。

    ……

    “这个女子,难道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悲欢离合么?”

    李柃潜藏梦境,静静观看着对方的经历和回忆,突然发现,这个林柔娘的人生竟然如此单调枯燥。

    除了修炼,修炼,还是修炼。

    她作恶多端,掠食气血,神魂,几乎把这一切化为本能,仿佛那些平民百姓和女子阴灵天生就该是猎物一般。

    即便在迷神香影响之下,激发一阵阵的思忆喜悦,也多是与功力提升,或者得到自己想要的血灵有关。

    恐惧,愤怒……

    从小到大,没有人能令她如此。

    突然,梦境终于转到了印象至深的一幕。

    那是深藏于林柔娘内心深处的恐惧和遗憾。

    乌姥姥自天空坠落,大粼江神被拒邪香拘束魂灵,生生剥夺香火,烟消云散……

    画面最终定格在童子天人相扬长而去,梁应龙和尹武明也相继离开。

    “嬷嬷……”

    “是我害死了你,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林柔娘失魂落魄的呢喃传了出来,响遍整个梦境。

    紧接着,一尊三头六臂的童子天人相猛然浮现,于黑暗之中大放光芒,其气势之强,简直震撼整个梦境天地。

    “这是我?”

    李柃微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兜兜转转,原来自己就是林柔娘心中最大的破绽和魔障。

    李柃身影一闪,梦灵夺舍,转瞬就和那尊林柔娘自己具现出来的法相合为一体。

    这一瞬间,他终于成功彻底掌控对方梦境,视他人主场为自身主场!

    这在梦境斗法中,是至关重要的一点,简直如同两国征战之中夺下了对方的国都!

    就在此前,林柔娘心灵之中,父母所留下的精神印记浮现,都被李柃击溃之后就烟消云散,再也没有出现。

    那是因为他们同样视此间为客场,自己的精神力量如同无根浮萍,无法重新生长。

    然而,林柔娘心灵防线失守,自己在精神世界之种具现出这么一具李柃的法相,还让他成功占据,就立刻化为一道梦魇的魔种,迅速生根发芽。

    虚空之中,仿佛有一条单向传输的通道建立起来,李柃的精神力量不断蔓延。

    现实似乎也生出了几分神秘的变化。

    无人能察的灰色雾霾四散扩张,幽梦香游丝形成了奇特的梦境领域,经过多时酝酿,已然开始发酵。

    不知不觉间,一股精神力量投射过去,如同神祇下凡,显灵在林柔娘所在的房间中。

    李柃的化身,竟然从梦境之中钻了出来,降临在了此间!

    。

写私信

评论一下香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