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我曾经也是那个被选召的孩子

在线书吧欢迎您!
    ————————————————————

    “亏你没被选上,那里吃不好,睡不好,还担惊受怕的,但是但是呢快乐啊!!!”

    那是八神太一临别前对子良的嘲讽。

    我就是那个子良。

    当年,那个没被选召的孩子。

    最后只有我一个人算是名义上的活了下来。

    那天,八神太一也去了。

    他去有什么用呢?

    我还嘲讽他。

    毕竟他一没有黑炭和文森那样的战斗力,二没有小家伙们的数码宝贝,他去那里又能改变什么战局呢?

    可他竟然真的改变了。

    那已经失去了能量的数码暴龙机,也叫做神圣计划。

    他握在手里面。

    目视着前方依旧在狰狞的潘尼怀斯和恶魔兽的混合形态。

    那家伙是恐怖且强大的。

    算是八个被选召的孩子有史以来遇到的最恐怖的怪物。

    但却是一切故事的开端。

    八神太一终于明白那个老年版的自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了

    “谁说二十八岁了,就不能再玩数码宝贝。谁说长大了,就一定要和数码宝贝分开。”

    八神太一看着手中神圣计划。

    他不断的摇头,否决潘尼怀斯和恶魔兽给他们下达的定义。

    “只要童年的那股坚持还在,无论到任何时候,我们和数码宝贝的联系就还在。”

    潘尼怀斯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猎杀八神太一和石田大和这几个小娃娃。

    他们这些外星文明尝试过很多次打开数码宝贝世界,但那里始终对他们处于关闭的状态。

    所以他们觉得问题的关键就在这些孩子身上。

    既然他们打不开,那就消灭掉这些能打开的孩子。

    大家都打不开,那么数码宝贝世界也自然就会逐渐的消亡。

    再然后,他也就会逐渐被人遗忘,消失。

    便不再可能成为反抗他们这些外星文明的力量了。

    嗯。

    计划就是这样的。

    可八神太一出现时,问题似乎又出现了。

    二十八岁,来自未来的八神太一向他们展示了,即使已经成年,即使社会将他们童贞磨灭的所剩无几。

    只要有一丁点的童贞尚存,那个充满梦想的世界就不会因此消亡。

    这种东西叫作羁绊。

    因为有它的存在。

    病毒克星的战斗暴龙兽及金属加鲁鲁兽,因期待善行的人们的强大意志而融合,诞生出「皇家骑士」其中一员的圣骑士型数码兽。兼具两者特性的数码兽,是无论任何状况下都能充分发挥自身能力的复合型战士。

    战斗暴龙兽形的左手持有盾和剑,金属加鲁鲁兽形的右手则装备了大炮和导弹。背后的披风,在闪避敌人攻击时,或是飞行时会自动安装在背后。必杀技是从金属加鲁鲁兽形的大炮打出绝对零度的冷气弹冻结敌人的「加鲁鲁炮」。另外,左臂装备有无敌之剑「暴龙剑」。

    没错。

    这次进化合体失败了。

    可是当成年后的八神太一带着他最初羁绊到来时。

    人与数码宝贝合体之后勇气羁绊形态,跨过时空展开了。

    他的力量仅仅能维持几分钟的时间。

    最终还是依靠着那几个孩子将最后一点力量集合在一起。

    完成了最后的战斗。

    作为这场战斗叙述人,我很失败。

    我写不出那种热血,那种悲壮。

    我当时只知道哭。

    看着孩子们率先牺牲自己,保全了成年后八神太一,让他活下去的时候,我在哭。

    看着八神太一不得不带着这一切诅咒的来源,与潘尼怀斯永无休止的缠斗下去,一直活在同伴牺牲痛苦当中的时候。我还是在哭。

    好没出息。

    所以,在那位先生匆匆赶来的时候。

    我当然很生气了。

    “老不死的,你怎么才来?”

    这是最无力的表现,只能发泄在脾气尚好的徐来身上。

    到了现在,八神太一已经明白了自己归宿。

    他向徐来道别。

    潘尼怀斯暂时不会出现,但他会在潘尼怀斯再度出现的时候,回到城南市,保护着那些重新投胎转世的孩子们。

    嗯,那种循环意义应该叫做投胎转世。

    与他一同离开的,还有重伤的黑炭。

    他伤得很重,不过拥有着盗版金刚狼能力的他自然还能再复原。

    他们的离开不出徐来的意外。

    可是战斗还没有结束。

    执拗的梵高还想站起来。

    尤其是看到天空那个大圆盘还在的时候。

    战斗没有结束。

    他必须要保护起自己的城市。

    “我必须要做一件当年博士没有做的事情。”

    徐来走到文森特身边歉意的说道:

    “抱歉朋友,请原谅我的自私。或许以后你会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做虽然在此期间你会饱受痛苦的折磨,不过在此之前”

    塔迪斯出现了。

    她到来时发出了一丝奇怪的能量波动。

    显然天空中圆盘注意到了她。

    甚至想要捕捉她。

    “龙三。”

    徐来喊道。

    龙王河底。

    那个傲娇的三公主最终还是出手了。

    “真当这个世界的神死光了吗?”

    与她同时出手的还有一个鬼差。

    两个家伙一人一边,将那个圆盘飞船扯成了两半。

    被扯成两半之后的圆盘最终还是逃走了。

    起码在短时间内,它不敢再过来了。

    龙三公主看了鬼差一眼:

    “地府的人还是出手了?”

    “您就是传说中龙三公主?”

    两个家伙各自疑惑了一句,却都没有给对方答案。

    便再度离开了。

    龙三公主在回到龙王河底之前,远远的瞥了一眼带着文森特梵高踏进塔迪斯的徐来。

    她想说什么来着?

    面对这个如今只打过两次照面,但未来或许会多次交汇的家伙。

    她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她只是眨了眨眼,消失的塔迪斯又出现了。

    她原本想离开的。

    鬼差在她之前离开了,那家伙违背了地府的规定,想必是要回去受罚了。

    徐来和文森特再度走出塔迪斯,其中还有子良。

    子良一脸的惊讶,以及对文森特一脸的崇拜。

    “没想到那个干草堆的画,竟然”

    他还是那种不好意思的表情,羞涩,腼腆,不过最终发愿:

    “我决定了,明天就去背着画板,去田野上”

    他转身看着徐来:

    “谢谢你,我的朋友,你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直到这时子良方才知道,文森特在此之前,已经想过了无数次自杀行动。

    徐来沉默着,他和文森特狠狠拥抱了一下。

    “对了,你刚才说你要对我做什么来着,还需要我原谅你?”

    “我诅咒你永久的活下去无论未来又多艰辛,你都要一直活下去。这是博士当年所期望却没有做到的事情,如今,我替他来实现吧。当然,这也是我所期望的,我的朋友”

    魂体状态下的子良能清晰的看到。

    徐来那片血海地狱当中锁魂链的数量再度增加了。

    增加的很快。

    不多不少,正好八十三根。

    这意味着,徐来好不容易破除的八十三根的锁魂链,如今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仅仅只是为了让一个画家活下去。

    但倘若这画家是梵高。

    这是一个很值得的交易。

    “未来会变成什么样的呢?”

    徐来将黑炭和八神太一留下来,没有将他们带走。

    他们江河梵高一样成为见证着。

    “会变化。”

    这是徐来的答案。

    徐来告诉子良:“会永无休止的混乱的变化着。蓝星会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记忆清洗,直至到了我到达的那个时代,蓝星人终于彻底的忘记了他们这里曾经有神有过璀璨的文化”

    “杀人诛心吗?”

    子良骂道:“这些外星人可真不是东西。”

    梵高言道:“战争与双反而言,本就没有道义可言。”

    对他来说,未来会是怎样的,是否真如徐来说得那样痛苦,他还不清楚。

    只是等到他们回过神的时候。

    徐来已经离开了。

    肉身还给了子良。

    踏上了塔迪斯,那个蓝色电话亭,再度回到了他所需要承担的未来。

    一切故事的原点似乎并不仅仅是这里。

    子良和梵高分别时,邀请梵高到自己家居住。

    毕竟他家里的条件更好一些。

    尤其是在知道梵高未来是辣么有名的一个画家之后。

    子良自然愿意和文森特做一个特别好的朋友。

    但梵高还是拒绝了。

    他不属于那一百多平米的公寓。

    他属于夏日的星空,属于普罗旺斯的田野。

    他的生活所需要的就是画板,画笔,颜料,以及眼前的美景。

    再再后来,子良就不知道梵高到底去了哪里。

    那应该是十多年之后的事情了。

    他去了一个画展。

    画展是一个挺有名的画家叫什么来着。

    哦,叫乔瑞。

    陈述新也在。

    乔瑞知道子良是当地有名娱乐场所的老板,自然想得到他的青睐,购买自己的几幅画。

    可是子良却一心只想买梵高的话。

    梵高是谁?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文森特·梵高?

    呵呵。

    这分明就是一个注定不会出名的名字。

    这家伙怎么就偏偏喜欢这个人的画呢?

    所有一切就像是画展的角落里。

    那里摆着一堆废弃的画。

    都是一些想沾着乔瑞的名气出名小画家的画。

    其中就有一副,名叫《向日葵》的画。

    那画中的花瓶上写着文森特·梵高的名字。

写私信

评论一下因为坏所以要当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