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到底还是到了这步

在线书吧欢迎您!
    秦乐乐只是战斗指挥体系的一把手,不是技术部的一把手,所以对于如何辨别未知生物的具体方式并不了解,也不专业。

    当然,即便是刘冉辉在场也没多大用处,因为没有各种设备,更没时间建立沟通。

    凭着小象这么强大的模仿能力,建立沟通事倍功半,只要建立了沟通就能获取更多的情报,获取了情报,也有利于搞清楚目前的处境。

    可惜,硬件条件不够。

    “徒步进行探索吧。”秦乐乐站起身后,见到楚辞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淡淡的问道“知道战斗指挥体系的传统吗?”

    “每次出外勤时傻了吧唧的喊的那句口号啊?”

    “你才是傻了吧唧。”

    “我知道。”楚辞撇了撇嘴“死之前,尽量活着。”

    以前外事部是没这个口号的,后来秦乐乐总这么说,渐渐的就成为了一种类似于企业文化的口号了。

    楚辞认为这个口号很傻,一点都不高大上。

    “是的,死之前,尽量活着,不放弃任何希望。”秦乐乐指着地上的小象说道“这明显是一种碳基生物,既然是碳基生物,那么就需要摄取食物和水分,我们跟着它走,看看是否能够找到给养。”

    楚辞竖起大拇指。

    怪不得人家是局长呢,分析的一针见血。

    不过浇冷水是楚辞的习惯,这家伙嘿嘿一乐后问道“那要是这玩意三两年进一次食呢,就是那种吃饱了出去玩,一玩就玩三两年不回家的那种。”

    “也不知道吴部的办公室装修好了吗。”秦乐乐面无表情的说道“要是我们能够活着回去的话,你去帮着装修工人抬抬杠吧。”

    楚辞“。。。”

    楚辞突然发现秦乐乐这嘴皮子也够利索的。

    就这样,俩人开始跟着小象在各个晶体柱子之间穿梭。

    本身小象个头就不大,四条腿还特别短,明明和小伙伴们都失散了,却一副慢慢悠悠溜达的模样,这一走走了三个多小时,结果才走了不到两公里。

    秦乐乐渐渐的意识到不对劲了。

    “这些晶体柱虽然体积不同,可是却仿佛森林中的树木一般,无法辨认前进路线,我怎么觉得这小家伙走的并不是直线呢。”

    手插着兜的楚辞叹了口气“我能上去踹它两脚吗?”

    “不行,我都说了,这是一种具备高智慧的生物,也是我们唯一的向导了。”

    小象仰着脑袋看向楚辞,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皎洁,就好像能够听懂秦乐乐的话似的,很是得意。

    楚辞抬了抬腿,作势欲踢,吓的小象立马跑到了秦乐乐的腿边。

    “怂逼。”楚辞猖狂大笑,笑声很大。

    谁知小象突然撞向了楚辞,给后者吓了一跳。

    小象个头虽然小,但是力气却挺大,直接装在了楚辞迎面骨上了。

    疼的龇牙咧嘴的楚辞刚要骂人,小象突然将鼻子塞在了自己的嘴巴里,不断的摇晃着脑袋,十分滑稽。

    楚辞一脸懵逼“它在这表演才艺呢?”

    秦乐乐看着小象,不太确定的说道“它似乎是在传达某种信息,将鼻子塞进嘴巴里。。。”

    抬头看向楚辞,秦乐乐喃喃道“是想让你闭嘴?”

    “闭嘴?”

    正当二人不明所以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一阵气流涌动的声音。

    二人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南侧,只见天际线中出现了几个小黑点,越来越大。

    楚辞眯着眼睛观看着“有翅膀,是飞机?”

    “你见过飞机的翅膀可以上下活动?”

    “也是啊。”

    俩人又看了一会,秦乐乐突然面色大变。

    “是飞行生物!”秦乐乐一把拉住了楚辞,跑向了距离晶体柱子比较密集的区域。

    小象紧随其后,一边跑,一边发出了之前那种震耳欲聋的吼叫声。

    楚辞被震的头疼欲来,弯腰抓住了小象的鼻子,死死的捂住它的嘴巴。

    一片片黑影掠过了二人的头顶,洒下了密集的粉末状物体。

    仰着脑袋的楚辞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看清楚了这群飞行生物是什么玩意。

    通体银白色,长有四翼,头部成钩状,上面密密麻麻的敷衍,嘴上长有一支一米多长的尖锐细刺,前翅顶端外缘有一明显的扇形区,颜色也相对较淡。

    总的来说,就是和地球上的蜡螟差不多,这玩意也叫做蛾,或者扑棱蛾子,再通俗点说,就是专门扑火的飞蛾。

    飞蛾扑火,玩的就是心跳,说的就是这种生物。

    只不过这种巨型飞蛾很大,比地球的扑棱蛾子大几十倍,四翼展开足有七八米,速度也要更快,呼啸而过时,身体洒下了阵阵银白色的粉末。

    “蹲下低头,闭眼屏住呼吸。”秦乐乐也看清楚了这些生物的模样,只不过她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有效反应,不像是楚辞傻乎乎的原地站着。

    一眼看到天空飘洒下来的银白色粉末,秦乐乐立马心生警觉,几乎是在下意识的反应下脱掉了迷彩上衣,盖在了自己和楚辞的头上。

    小象还想要叫,被楚辞死死的捂住嘴巴。

    楚辞怕自己和秦乐乐被震聋。

    巨型飞蛾少说也有十几只,低空掠过二人头顶后飞向了远处,可是并没有离开,调转了方向,再次飞来。

    楚辞猛然注意到了秦乐乐脸上呈现出一副极力隐忍痛苦的神色。

    心里一惊,楚辞意识到了不对劲,果不其然,看到了秦乐乐撑着衣服的手臂轻微的颤抖着。

    刚要探头,秦乐乐压着牙道“不要出去,那些粉末具有强烈的灼伤性。”

    楚辞刚要开口,随即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因为秦乐乐现在只穿了一件内衣,完美的上体曲线暴露无遗。

    楚辞的两个眼睛都发直了。

    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还是“小”瞧秦乐乐了。

    秦乐乐注意到了楚辞的目光,可什么都没说,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十分痛苦。

    为了将上衣撑开最大的面积,秦乐乐两只手抓住了上衣的边缘,所以手指是暴露在了外面的,从而沾染了巨型飞蛾身上掉落的白色粉末。

    粉末飘落的很慢,如同淅淅沥沥的小雨一般,除了衣服下面,无处可躲。

    楚辞心底一痛,没有任何犹豫立马脱掉了上衣,冲出去后不顾落在身上的粉末,用袖子将两件衣服连了起来,然后再将秦乐乐上衣袖子绑在了附近的一根晶体柱上。

    即便如此,衣服另一头还需要秦乐乐用手拽着。

    全身暴露在粉末中的楚辞一把抓住了秦乐乐的手臂。

    “松手。”

    秦乐乐急忙喊到“快进来。”

    “你先松手。”

    秦乐乐咬着牙骂了句白痴,最终松开了手,而楚辞钻进来后接替了秦乐乐,紧紧抓着衣服的边缘,撑起了一片安全区域。

    只见秦乐乐修长的手指上满是红色斑点,密密麻麻,望之可怖。

    那些白色的粉末会在皮肤上停留十几秒钟,然后就会化为液体,而这种液体有着强烈的腐蚀性,对皮肤的伤害极大。

    秦乐乐伸手甩了几次,粉末倒是甩掉了,可是那些液体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牢固的沾在手指上。

    无奈之下,秦乐乐只能用作战裤擦拭,可是却适得其反,摩擦力反而让粉末加速变成了液体,而液体依旧沾在手指上。

    猛然之间,秦乐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向楚辞,俏面微红。

    “你忍着点。”

    “什么我忍着点?”

    秦乐乐没有解释,而是开始对着楚辞的后背开始吹气,试图将沾染在楚辞皮肤上的白色粉末吹掉。

    楚辞老脸一红,有些后悔刚刚怎么没连裤子也脱了呢。

    嘿嘿一乐,楚辞准备开车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说道“到底还是走上了这一步,衣服都脱。。。”

    结果车开了一半还没加速,一股蚀骨灼心般的疼痛感传来,疼的他立马闷哼了一声。

    刚刚在外面绑衣服的时候倒不觉得什么,可一停下来后,楚辞终于感受到了刚刚秦乐乐所遭受的痛苦。

    这种感觉就如同用烧红的烙铁印在身上一般,痛入骨髓,根本无法忍受。

    秦乐乐知道这种感觉,只能不停的吹着气,试图将楚辞身上那些还没有化为液体的粉末吹落。

    “蠢货,告诉你不要钻出去的!”

    见到楚辞身上所有的粉末都化为了液体,秦乐乐急的手足无措,甚至想要抬手将这些液体擦拭下来。

    “别t碰我!”满身冷汗的楚辞深知这种液体会沾染皮肤,深怕粘在秦乐乐的手掌上,低吼道“我警告你,别,别碰老子啊,我最讨厌女人。。。女人摸我了。”

    剧烈的灼伤感让楚辞连说话都有些困难,一支手臂支撑着地面,也支撑着自己,另一支手臂,支撑着衣服,也为秦乐乐支撑出一片安全区域。

    豆大的汗珠滴落在了地面上,楚辞紧紧的咬着牙关。

    他不知道这种疼痛会持续多久,他只知道秦乐乐此时也不好受,因为这丫头的手指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巨型飞蛾再次呼啸而过,掠过头顶,再次洒下了一片银光,也就在此时,小象叫了,叫的猝不及防。

    楚辞分身乏术,秦乐乐的注意力又全都在他身上,结果没人捂小象的嘴巴了。

    这一声吼叫,差点没给楚辞和秦乐乐震晕过去。

    可二人谁也没想到,当小象叫喊出声的时候,正好飞过头顶的巨型飞蛾们,齐齐一颤,就仿佛飞着飞着差点坠机一般。

    秦乐乐面露喜色“我知道了!”

    谁知没等继续说话,小象喊完一嗓子后就要跑出去,楚辞眼疾手快,强忍着疼痛将小象给拽了回来,死死的摁在自己的胸口上。

    “沙比,出去容易烧死你!”

    秦乐乐愣住了,她还以为楚辞特别讨厌小象。

    愣了两秒,秦乐乐刚要开头,突然注意到了楚辞此时的模样,猛然有些失神。

    声音沙哑的楚辞此时单膝跪在地上,着上半身,左手撑着衣服,右手紧紧的搂住小象,满身都是豆大的汗珠,面色苍白,脸上的五官因为疼痛而变得有些狰狞,

    这一瞬间,秦乐乐的心底划过了一丝涟漪。

    楚辞注意到了秦乐乐的目光后,以为对方见自己狼狈而已,所以只是强忍着疼痛,开玩笑的说道“可惜,我手里没求婚戒指。”

    秦乐乐咬了咬嘴唇,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是很可惜,如果有的话,说不定我会答应你。”

    楚辞权当秦乐乐在开玩笑,没当回事。

    “我这造型是不是很傻。”

    “不,你的样子很好看。”

    楚辞依旧没当回事,因为这丫头总说反话。

    “扑通”一声,楚辞双眼一黑,险些晕了过去,另一条腿也跪在了地上。

    秦乐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楚辞要不是一说话就疼,他都准备开骂了。

    都尼玛什么时候还乐呢。

    秦乐乐一脸歉意的解释道“刚刚你像跟老娘求婚,现在你像和老娘求饶。”

    楚辞“。。。”

    头顶再一次飞过一群巨型飞蛾,洒下了片片银粉,秦乐乐这才想起来了正事。

    一脸责怪的瞪了一眼楚辞,秦乐乐娇嗔道“总是被你岔开话题,我似乎知道怎么回事了。”

    。

写私信

评论一下我真不是故意的